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再说说汉字听写比赛  

2014-10-24 13:59:37|  分类: 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中国汉字听写大会
豆瓣评分:分(9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一场汉字听写大会的利弊优劣评判,使得我和几位朋友有了各执己见的看法。这其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在“和而不同”的大原则下,反而能让一个有争论的公众性命题愈辨愈明朗。

        有关汉字听写大会的评价,我已撰文表达过自己的看法,虽对赛事的负面的评价比较多,但我还是希望这场比赛继续进行下去,毕竟它的宗旨还是传播正能量的。只是不知道主办者能否听一听不同的意见。

       然自己总感觉得有些语意未尽,在此再补充几点:

        【1】我在文中曾引用过余秋雨先生的看法——“把记忆当作学问,是文化传播事业落后的一个标志”。我是极为赞成他这个观点的。很滑稽可笑的是,有人在反驳我的观点时,竟然拿社会舆论对余秋雨的负面评价做理由。说实在话,这是一种既肤浅幼稚而又死板的思维方式。评价一个人的言行,我历来是主张“不以人废言”,并尽量做到“爱而知其恶,憎而知其善”(《礼记.中庸》)的。怎么能因为一个社会名流或公众性人物的某些瑕疵就否认他说过的一切话、所写过的文章哩?

       【2】在我的拙文《唱一点反调》中,我引用了一位朋友——yxgd.ni的《这个字儿你会写不?》一文。他有个观点补充了我表述的不足。我在文中表述了“机械记忆不等于传承文化”的观点,他补充说:“古代的素读(疑为“熟读”之误),还是有传承功能的,但素读的是‘文’,而不是单个孤立的字词”。从科学理性的角度上反复咀嚼这句话,我觉得他说的是很有道理、并且也是有历史根据的。参加汉字听写大赛的那些莘莘学子们能准确写出让很多专业老师都感陌生的字词,所依赖的就是机械记忆,他们并不是在阅读的语境中理解这些词汇意义的。换句话说,他们不能用这些能听写出来的词汇运用到日常生活和写作中!所以他们的竞争和夺冠毫无实质性的意义。

      【3】汉字听写大会的比赛缺乏一种科学的难度系数作梯度。

           我记得大概是七月中旬的时候,汉字听写的复赛进入最后的争夺阶段。当时场上双方只剩下共8人。一方极有希望冲刺者在出题者提供的“溪刻”一词(老实说,我写不出这个词,查《现代汉语词典》也找不到这个词)时出错而落选,而剩下最后两人决赛时(好像记得是浙大附中的“陆佳蕾”或是“于佳敏”——可能有误,但不重要),出题者给予的词汇却是“伊犁河”“秫秸”“及笄”(古代指女子成年)“峨冠博带”,这些词汇,若按“难度系数”讲,难道不比“溪刻”这个词汇普及、容易些吗?出题方凭什么就断言刚落选者写不出这些词汇,而又凭什么能肯定最后争夺者能正确写出“溪刻”这个词汇?如果你回答不肯定,那冠军和落选者的区别在哪里?

        失去了这种科学的难度系数的梯度,那样的竞赛还有什么公平性可言!?

        中国总是这样:一件事物或一种现象出现后,马上就一窝蜂地叫好或群起而攻之的一顿臭骂,出现极不冷静的、一边倒现象,很少冷静下来作理性、客观、科学的思考和分析!这便是世风浮躁、缺乏定力的社会的一个特征。

        上纲上线的说,这真是一件值得我们民族深思忧虑的大事!

几点补充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51)|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