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姐夫,一路走好  

2013-02-27 01:06:3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灵魂的归宿
豆瓣评分:8.2分(24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姐夫,最后还是没能熬过正月十五,在他亲人心存侥幸的期盼中,于十四的这一天中午十一点半,走了。     

    我十二日那天下午三点去旺旺医院陪伴他近十个小时。因为腹水,他肚子胀得挺大,而全身瘦得可怕。他一时想躺一时要坐得不断移位,在那十来个小时里,我去搀扶挪移了几次,当我把双手伸进他的腋窝时,我有一种端着一副骨架的凹凸感。然自始自终,我没看到他半点痛苦的表情。一位曾经铁骨铮铮的汉子,48小时在生死线上无言的挣扎,他的安静和坦然,像平静而浩瀚的大海,不失为一位军人的本色!

    而在此之前的几小时,表弟打电话给我说,表侄在他父母热切的等待中,他的儿子,生了。

    那边表侄生孩子,这头姐夫离人间,让我更清晰、更直观地看到了:人的一生,就是迎来送往。

    从医院看婴儿出生,到殡仪馆送亲友离去。有人说,人都是在自己的第一声啼哭来到这个人间,在亲友的一阵悲哭中离开人世。看得太多了这生生死死,人也就变得渐渐麻木,也许还淡化掉自己的喜与悲,如果悟的更多,我想,那兴许便是一种境界!然而,这境界能化解人间的生离死别之悲吗?

    我总想写点什么东西的时候,常常似乎都是睡眠之神告诉我。昨晚也一样,疲倦的身子躺在床上,横竖就是睡不着。我只好扭开台灯,将一些零碎的片段用潦草的文字记录下来。

    65岁还差半年,按说实在不算什么长寿,如果不是那种叫做原发性骨髓纤维化的怪病缠身他几年,他至少可以再活十年绝不是问题,然而就是他那种把工作当做自己生命之一部分军人性格,让他太小瞧了病魔,以致延误了及早治疗的最佳时期。从他自企业中层干部的位置退下来以后,经常去他家的我就没少看见他在家还操心和处理一些本不属于他必须要做的公事。在对待事业或说工作上,我无愧于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敬业者,但遇到不能认可自己成绩和尊重自己独立思考的领导要我办事,我是绝没有好脸色给对方的。姐夫没我那么愤世嫉俗,他比我能忍,或者说,在他那刚直的军人气质里比我多了一份包容和宽厚,多了一种善于处理上下级关系和某些矛盾的灵活性。

    按时下很潮的话说姐夫是个典型的宅男,退休闲居在家,家中客人也多,迎来送往的能干事大多体现在厨房锅瓢碗筷、炖炒烹饪之类的繁琐之中。我常劝他出去唱歌、打球或旅游,他却仍愿在厨房忙来忙去乐此不疲。他对幸福有自己独到的认识——

    “幸福是一种感觉,这种感觉应该是愉快的......建筑师看着自己建筑好的房屋,画家看着自己画出的图画,农民看着自己丰收的农田,父母看着自己健康成长的子女,他们笑着、乐着,这就是幸福。幸福与贫富无关,贫者举家共食一锅粥,但笑语却溢满整个小巢;富者空对满桌山珍海味,却难以下咽,各种繁琐杂事塞满了脑袋,几乎无暇喘息。幸福与地位无关,处高堂者常怀寂寞和忧伤,居陋室者看窗外梅花而其乐融融。幸福要靠感知,靠一颗豁达宽广的心情去品味。”

    他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一个老党员。我有个同班同学和他同在长泵企业,早就靠着该企业的声誉下海经商了,而且生意做得红火。我曾有几次对姐夫提起他,他点头表示认得。我趁机便又问:“凭着你的人脉和为企业的贡献,你也可以走那条路致富,何乐而不为?”他摇头摆手,那种拒绝说不的军人口气咄咄逼人:“一个人要明白自己能干什么不能干什么;什么样的年龄干什么样的事;给别人添麻烦、要低声下气求人的事我从不干,你以后也别再说了。我和你姐觉得这样的日子挺幸福了”。

    我知道他并不是那种假清高,他也并不传统,颇赞成我经常引用孔子的那句“君子爱财取之以道”的话,不过每次说完后不忘貌似调侃而实是认真地补一句——“你不是那块料”!

    姐夫临终前,已不能说话,问起瑞军姐他能说话时留下什么话没有,她只是无言地抽泣。

    昨日,我问侄女刘玥:“你爸的身后事怎么安排,买好墓地吗?”她的回答竟让我一时愕然:“爸早说了,他的骨灰要洒向大海,后天我们就要去大连。”沉默片刻,仔细想来,我能理解:大连,那里有他牵挂思念的战友,辽阔而深邃湛蓝的大海,那里是他毕生梦绕魂牵的归宿!

    姐夫给我们及他的后人留下了一份精神遗产,那上面写着:活着,多给别人以快乐;死去,少为亲友添麻烦。

    忽然记起陶然明的那首《挽歌诗》的末四句诗:“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我看到,一个人走了,活着的人照样像以往那样地活着,照样吃喝拉撒,江河湖海或平静或澎湃,日月星辰或圆缺或明暗,一年四季或阳光或风雨,都不会因一个人的离去而有所改变,整个世界和原先没什么两样。说因一个人的离去而让世上人间改变了模样的就是伟人,这话我即便相信也没个参照和对证。因而觉得芸芸众生中的每一个人其实是很卑微渺小的。我想,活着的人应该看得到:自己离去时,也就是生前送别人走这个场景罢。不必有太多的奢求,若能如此,便是一种超然!

    活着,之所以让人觉得珍贵,是因为有死的衬托;死去,之所以使人感到特别悲痛,是因为有活着的对照。然而,我想,没了欢乐也就无死之悲痛。死,不就是没生吗?然既然生了,就快快乐乐地活,而后潇潇洒洒地走,那便是惬意、完整的一生,如此而已,芸芸众生,夫复何求?

   苍茫的大海上,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从军舰上,汽笛拉响时传来的那一声绵长而低沉的呜鸣......

   姐夫,一路走好。

姐夫,一路走好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姐夫,一路走好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6)|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