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盛名之下 其实难副——再读于丹  

2012-05-28 19:13:22|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解“毒”于丹
豆瓣评分:7.3分(28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我历来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理念:一个公众人物外表如果太优秀,优秀得几乎让人找不出一点瑕疵时,往往在不为人所知的细微处有致命的缺陷!

            真正的优秀,我以为都是一尊缺了臂的维纳斯。这种观点,在美学理论上是说得通的。我想,哲学上也会是如此,一个公众人物也是这样。

             说实在话, 我们是很容易被世俗中某些光鲜体面的现象所迷惑的。

             作为百家讲坛的“首席美女”主讲人的于丹教授,听她在电视里主讲《论语》时,首先吸引我的就是她那几乎无可挑剔的语言表述,那是一种作为专业教师所追求的职业技能,公正客观地说,当然算得上一流的口才。我也曾看过余世维先生的《职业经理人》的讲话,从语言表达上看,应该属于上乘,但都无法完美得像于丹教授那样几乎可以一字不差地编写成书的程度。

          然而,相比之下,我倒愿意看阎崇年先生讲的清史系列,语言虽不是特别出彩,但挺实在。我总认为,在学术性的讲座中,太过花哨的口才往往容易掩盖学术上的浅薄!浅薄的东西披上一件有点高深莫测而雅致华贵的旗袍,就很容易受到一些自命清高以为超凡脱俗、但骨子里仍免不了附庸风雅的小资们的热捧与青睐!

           当然,我们可以假设,电视栏目的主办者对她的讲话经过了细致的剪接加工。不过,即使这种假设成立,也没必要那样做。因为,观众真正需要的并不是词藻华美的口才秀,而是那些古代圣贤们的思想真谛、真知灼见以及一个学者对真知灼见的准确的解读!

          我以为,只要我们有一种气定神闲的阅读定力,就会看到,讲坛上那光芒四射的镁光灯还是掩盖不住盛世华衣背后的斑点!

          从喧闹的电视屏幕中退出来,再转入到寂静的书房中捧书而细读,那感觉就大不同了:我似乎看到了喧嚣热闹世俗中也差一点也浮躁过的自己,也看到了于丹其人的另一面 ,同时又庆幸自己走出了个人崇拜和肤浅的陷阱。

         朋友借给我一本《李仁守国学文萃》,此书有几篇专门评论《于丹(论语)心得》一书过失的文章,我不可能、也不打算在此将著者的全部评论转述于此,本着韩愈“提其要、钩其玄”的原则,“窥一斑而知全豹”,择其一点说给读者朋友听听。

       《于丹(论语)心得》一书第一篇讲孔子的“天地人之道”,然而孔子弟子子贡说:“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见《论语.公冶长》)

        《论语》的所有篇什根本没有综合论述“天地人之道”的文字。于教授为了构筑她的所谓“孔子天地人之道”的“理论”,便搬来一个“盘古神话”作为旁证:

          “天地混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万八千岁。天地开辟,阳清为天,阴浊为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神于天,圣于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如此)万八千岁,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

          于丹在书中(同时也在讲坛)说:“孔子平和地跟学生商量着把这种天地人三才共荣共生的关系讲透”。我想提醒一下那些正在谛听于教授讲座的、情绪激动的拥趸者们,请稍稍停息一下你们热烈的掌声,我要告诉诸位的是:在先秦典籍中是绝对没有这个神话的!盘古是孔子死后六七百年才出现在东汉末年的《三五历记》中的一个神怪!

        且先不说《三五历记》中的这段文字并不是描述天地生成的古代自然哲学,更不是对“道”的理论阐述;单从逻辑上讲就够荒唐的了:孔子的头脑中怎么会有他身后六七百年才出现的盘古这个影子呢?此其一。

       其二,《论语.述而》篇说:“子不语怪、力、乱、神”(意思是说孔子不说怪异、暴力、叛乱、神鬼之事)。盘古神话是儒家应当抛却的东西,又怎么可以当儒家的正统文化来弘扬?

         作为一位全国知名高等学府的教授,无论是在公众媒体面前传经授道,或是在学府雅室中著书立说,这些都是一个知名学者不应该出现的错误甚至于耻辱!我们可以原谅和宽容一个学者在学术观点上的偏激和片面,但绝不能接纳并盲目崇捧这种极不负责、极不严谨的治学态度!

       我并无意、也不可能全部否定于丹,她自有她优秀的一面于丹如果不遮掩自己的学术上的纰漏,又或者她不去迎合媒体的包装和商业的炒作,她反而是优秀的;可惜,她太需要、并陶醉于这个时代浮躁的媒体和包装,她的那些纰漏出现得太不光彩,因此她不是一尊断了臂的维纳斯!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说,太过商业化的媒体反而害了她!从长远宏观一点看,用“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个历史典故去观照“于丹现象”的全部,是很合适的。

       但于教授的千千万万的“粉丝们”几乎仍是高山仰止般,正襟危坐地在电视屏幕前收看着她的传经布道,怀着基督教一样虔诚的心捧着一本圣经似地在阅读,容不得任何人对她的瑕疵哪怕是一点点的批评,音像书店蜂拥着抢购录制成VCD光盘的读者.....,于教授似乎很享受着她的拥趸者们送给她的那一餐旷日持久的盛宴!

       自然,她当之无愧地也成了我们这个时代浮躁的媒体、出版商眼中的宠儿。这是他们“双赢”的利益需要!

       学术观点上的不同意见,当然、也应该可以讨论。我想告诉于丹的忠诚不二的“粉丝”们:别把所有对“文化明星”提出一点质疑都神经过敏地全纳入到“借批判名人为自己炒作”这个污点圈里!

       退一步说, 即便在用词、语法、逻辑等其它方面的错误,毫不客气的说,这部畅销一时、洛阳纸贵的《于丹(论语)心得》一书(当然也应包括发行量极广的录制的VCD光盘)中的错误还真不少!我绝无危言耸听、哗众取宠之意。只是,限于篇幅,本人不可能在此详述。读者们可以于闲暇之时细心阅读。

       末了, 我们自己、我们这个时代应该反思一点什么?

       这个重皮不重实的时代连出书也是这样:如果一个作者没名气,加上又是学术性著作,当然不要期望畅销,这似乎也在情理之中;但有真知灼见的书不一定都能发表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此书(李仁守《国学文萃》)还是由国学大师南怀瑾先生自掏腰包出资两千美元赞助,她像个穷人家待嫁的小闺女般,在著者的一些朋友的帮助下,终得”嫁“到中国文联出版社。算不算正式出版我还真说不准,反正见怪不怪、意料之中的是,没有印数!

        个人以为更要反思的是,一个民族、一个时代的某种风气,都是因人自身的习性、思维品质的积淀已久而形成的。我们这个时代的浮躁、跟风、盲目崇拜的世风,当然也是由我们自己长期的不自醒、缺乏定力、对媒体太认可、太依赖以至于崇拜等毛病所致。“于丹热”及她的扬名天下,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是得益于我们这个时代浮躁的媒体,得益于这个时代肤浅浮躁的世风,身陷其中的我们,难辞其咎,怪不得别人!

        有了这种毛病并不可怕,就怕意识不到和死不认错!

盛名之下 其实难副——再读于丹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下面是节选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大众文化品位为何低俗化》中的一部分。

              在反思当下公众品味低俗化现象的时候,我们还应注意到另一个现象,就是一些被主流媒体捧出的“学术明星”,他们学问平平,甚至不学无术,顶着教授学者的头衔,打着传承经典、普及高雅文化的幌子,把经典、高雅文化平庸化、庸俗化。2012年11月17日在北大百年大讲堂举办的一场昆曲演出谢幕时,主办方请由央视百家讲坛捧红的北师大教授于丹“代表观众发表感言”,被观众轰下台。于丹在央视讲说 《论语》、《庄子》和昆曲艺术,错误百出,学界多年来严厉批评的声音不断。但是,在这些年来的舆论宣传中,她却被树立为“传播国学”的功勋,并且因此进入流行文化市场,成为最具市场价值的“学术明星”,各种文化活动皆以她的出场为“高规格”的标志。
  关于“于丹被轰”事件,现场视频显示的是:当昆曲节目表演结束,进入谢幕时,以10位昆曲界著名艺术家伫立作背景,主持人请于丹上台讲话,身着超短裙、黑色长丝袜和超高跟鞋的于丹在观众喝倒彩声中走上舞台。于丹作为一个文化符号,代表的是市场流行文化,她出席这次昆曲演出的着装明显轻佻而不合场景。为什么主办方不邀请真正对昆曲艺术卓有研究的学者上台“代表观众”呢?根本原因是这些年来,市场经济快速扩张,引导了流行文化的过度发展,乃至于造成了流行文化对高雅文化的侵蚀,直至现在流行文化一统天下的局面。因此,当于丹这样由媒体一手打造的流行文化符号成为“学术明星”,不仅风行流行文化活动,而且堂而皇之地成为“经典传承人”、“严肃文化代言人”的时候,我们应当反思的是,在这样的文化生态中,我们怎样期待,又有何权利去要求公众品味摆脱低俗,追求高雅?
  然而,在公众品味低俗化的现象中,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就是严肃认真、既具现实针对性又具思想性的文化批评的缺乏。在当下社会文化生活中,一方面由于文化生产和传播的市场化运行,另一方面由于文化功利主义的盛行,同时也由于某些舆论控制者的“保守”立场作用,当前的文化是只有宣传,没有反思;只有炒作,没有批评。批评是任何一个健康的社会文化生活不可缺少的净化和升华行为。文化批评不仅为文化活动提供常规运行的正面价值,而且是张扬理想、提升精神和促进创新的必要途径。低俗化的东西,共同的品质就是缺少人文的健康价值,缺少艺术的优美品质,缺少精神的坚毅和节操,缺少创造的生气。文化批评的基本职能,就是要指出低俗化的基本缺陷,要帮助公众培养鉴别力和判断力,进而培养他们的高尚品味。然而,正因为在当今中国,批评没有“市场”,才会出现平庸为天才,低俗为高雅,虚伪作纯真,恶俗作性情。
  马克思,这位追求现代人文理想,追求每个人都作为“真正的人”生存在这个世界的精神导师,这样表述人与社会的关系:“正像社会本身生产作为人的人一样,社会也是由人生产。”(《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作为文化人士,针对于当前公众品味低俗化的现象,我们首先应当考察产生这个现象的复杂的社会文化原因,从上面的分析可见:当我们文化生产者没有生产出真正高品味的作品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指责公众品味低俗化;当我们的主流舆论把品味不高、甚至低俗的艺术家标榜为“艺术大师”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指责公众品味低俗化;当我们的公众只能接受作为流行文化符号的“学术明星”的“文化传播”和“学术普及”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指责公众品味低俗化;当我们的文化批评沦为营销广告——批评的原则彻底沦丧的时候,我们没有理由指责公众品味低俗化。“社会也是由人生产”,作为文化人士,我们应当思考自己作为一个“生产社会的人”,究竟具有什么样的责任,又应当如何“生产社会”——生产一个真正培养公众高品味的文化生活的社会。

(原载:文学报,2013年03月07日)

 
 
 
 

 

 
  评论这张
 
阅读(682)|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