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我们看谁的脸色行事?  

2010-09-14 21:57:59|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看谁的脸色行事?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看人的脸色行事”——如果这也是一种文化的话,我倒并不认为是中国独有的国粹。很久以来,“臣民看君王脸色行事”、“儿子看老子的脸色行事”、“妻子看丈夫脸色行事”、“下级看上级领导脸色行事”等等。脸而有色,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在某些特定场合中,倒并不失为一种值得肯定的生存要诀。但我想,这种“看脸色行事”的极有群众基础的生存之道,无论古今中外,至少总不能超越做人的尊严这根底线吧!

     近来读魏得胜先生所著《另类人生》一书,读到了一则颇耐人寻味的旧事,从中也看到了另一种脸色。

     1974年3月,陕西临潼县农民杨志发为抗旱挖井,挖出了一堆兵马俑俑头和俑身陶片。世界第七大奇迹的陕西临潼兵马俑便经由这位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之手偶然地揭开了!县里为表彰他,发给他三十几元钱。在那个以绝对平均主义为价值取向的年代,那位朴实善良的农民把这三十几元钱交给了生产队,生产队又把这笔钱平均奖励给每个村民,每个村民得到了一角八分钱。改写世界考古史的杨志发,得到七角二分钱的奖励!当然,在经济贫困、物质匮乏的时代,那微不足道的三十几元钱远不是衡量杨志发偶然发现世界考古奇迹的价值和他那种单纯、质朴的行为的标准,更遑论今天的金钱物质标准!我感到意外的是,我们麻木的地方政府和吝啬的媒体对他连应有的关注和报道都没有!我只能说,那三十几元钱和冷漠的态度,至少表明了:那就是他们对那位农民的行为和那次考古事件的意义所作出的价值判断!

     我当然不是说那个县政府应该为杨志发的行为重新买单,按一般人的逻辑而论,他的发现,实属偶然,甚至比花几元钱买彩票中头彩的成本还低,凭什么要给他更多更好的实惠?我只是合符情理地猜想:当他从“上级”手里接过给他的那些“物质待遇”和“精神奖励”时,他肯定是没有一点不快的脸色的,甚至于还可能感激涕零;他的可贵就在于,他发现那个世界奇迹之后心里竟然没有丝毫物质方面的利欲驱动,而当地政府和迟钝的媒体却没有想到:杨志发的行为已成为一个象征性的符号——一个没有文化的朴实农民对待文物竟然有那么高的境界!这无疑是对那些饕餮的盗墓者们和盗墓成风现象的一次绝地反击!

     而这些,正是最具有新闻价值的!但是,对那个地方政府和那些从事新闻媒体的专业人员的作为,我真不知道该说他们是冷漠还是无知?!

     然而,生活常常发生一些戏剧性的转折,农民杨志发还是得到了“浩荡皇恩”般的眷顾......

     二十四年之后的1998年,美国总统克林顿来华访问,他首先在西安落脚,参观了兵马俑之后,提出要求一定要见一见早被人们忘记了的杨志发。我想,在总统先生眼里,他要见的那位发现者一定是位学者之类的人物。看着总统先生的“脸色”,陕西省有关方面火速请来了时已年逾古稀的杨志发,让他穿上新衣去见克林顿。来自大西洋彼岸的那位美国总统一见到杨志发便请他为自己签名。没见过这么大场面而又不识字的杨志发在一些陪同的官员和工作人员的劝说下,哆哆嗦嗦地在本子上给克林顿画了三个小圆圈,实实在在地过了一回明星瘾。我设想当年的情景:当那些陪同在场的唯唯诺诺、弓腰哈背、受宠若惊的官员必定是关注了总统先生的脸色的,克林顿的一颦一笑对他们都起着某种暗示的作用。自此以后,杨志发的命运便发生了重大的转折:上级指派有名的书法家教杨志发苦练几个月的书法,以后专门在兵马俑博物馆给游客签名;尔后,又让他担任了兵马俑博物馆的名誉馆长,月薪高达八千元,并且每月只要“杨馆长”在馆内“坐馆”十天,为中外游客“御笔”签名,还可另得五千元的津贴!

     读了这则奇闻,我感觉得太耐人寻味——我们的潜意识里,与生俱来似乎就有一种看“名人、政要”脸色行事的心理习惯。

     我不知道,那位老实巴交的朴实农民该怎样去感谢他那位来自大西洋彼岸的救世主克林顿总统;但我知道,像“兵马俑博物馆”这种级别的馆长,至少要副研究员职称以上的学者才能担任!这虽是个冷笑话,但我还是要替那位老农民感谢一下总统先生,因为从客观上看,总统先生改变了他贫困生活的状况,他的“脸色”应该是起了作用的;并且我还要补充一句:谢谢总统先生也为我们某些国人上了生动的一课!

    我也不知道,假若早已赋闲的克林顿先生如今再次来到中国西安临潼兵马俑博物馆,并见到那位当年给自己画圈、今日手执羊毫给观众签字的“杨馆长”(如果还健在的话)时会作何感想?

    像一群拓荒者一样,我们既可以随意扔弃路边的一块瓦砾或一茎草芥,但一旦这块瓦砾或一茎小草沾化过“圣人之露”或沐浴过“浩荡皇恩”后,我们又可以把它捧为一块稀世珍宝或一株仙界灵芝;我们可以把一位发现世界奇迹的农民冷落或忘得一干二净,却又可以把目不识丁的一个农民安排在具有科研考古文化价值的文物单位担任要职!就像清朝末年的政府把那个愚顽贪婪的农民王圆箓安排去看守东方文化的宝库莫高窟一样,所不同的只是当代农民杨志发有一种单纯的质朴和原生态式的觉悟。

     生活总是充满荒唐,然而,更荒唐的却是我们从不去面对和思考、反省那些荒唐!

     一个人的命运发生这种令世人惊讶的天壤之别的转变,无论是他当初的被冷落、被遗忘,还是后来的被尊捧、被发迹,都是荒诞不经的!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若克林顿没来中国西安参观兵马俑,那我们必然会看到,一个发现世界奇迹的质朴单纯的农民最终只会“老死于户牖之下”或默默无闻地在贫困中死去,得不到后人一点点最起码的关注和尊重;然而,杨志发又太幸运了,幸运得与他的身份太不匹配,幸运得连他自己都惊慌失措,幸运得让我们都觉得有些啼笑皆非和不伦不类!

            对一个人、对一种民族文化价值的判断与认同,竟然要看一位外国政府首脑的脸色!那么,我们自己对一个人的价值判断力何在?我们对自己民族文化价值的自信力何在?我们自己应有的民族文化的尊严何在?

     在这种“名人脸色效应”的背后,彰显的不是我泱泱大国文化的自豪,而是凸现了我们由来已久的自卑和奴性!

    

 

         

我们看谁的脸色行事?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说明:题图照片为克林顿总统98年参观兵马俑时会见杨志发<左>时的情景。文末照片是2009年,古稀之年的杨志发“坐馆”时的情景,他身后是兵马俑博物馆的另一负责人)


附:摘录《阿Q正传.第三章续优胜记略》:

           “未庄通例,倘如阿七打阿八,或者李四打张三,向来本不算口碑。一上口碑,则打的既有名,被打的也就托庇有了名。至于错在阿q,那自然是不必说。所以者何?就因为赵太爷是不会错的。但他既然错,为什么大家又仿佛格外尊敬他呢?这可难解,穿凿起来说,或者因为阿q说是赵太爷的本家,虽然挨了打,大家也还怕有些真,总不如尊敬一些稳当。否则,也如孔庙里的太牢一般,虽然与猪羊一样,同是畜生,但既经圣人下箸,先儒们便不敢妄动了。”


点评:未庄的臣民自然是看太上皇赵太爷的脸色行事的!
  评论这张
 
阅读(1118)| 评论(5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