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余秋雨,季羡林喊你回家吃(转引)  

2009-09-01 15:49:27|  分类: 短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9月1日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余秋雨,季羡林喊你回家吃

    事先声明,我在这里不是攻击诽谤余秋雨先生,而是提出个人的一点看法意见。这个定性,说批评也好,说自说自话也好,但是没有到上纲上线的程度。那些以恶意攻击为目的的文化分子们不用来找知音了,在这里没有你们的知己,我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我不懂得你们那么多是是非非。

 

    我在这里提出的余秋雨,是现实生活中的余秋雨,而非著作书本中的文化人余秋雨。这二者统一在一个人身上,但是我所指的,只是一方面。熟悉我的人也许都知道,对于余秋雨的作品,我个人是非常喜欢的。大凡读书人,在内心饱浸过秋雨先生的文字后必会涌生出无尽感慨,如汩汩清泉,自然流出。对遣词造句的游戏腻烦后,顺手浏览一下余先生于醇香文化中蒸馏出的黼黻华章,口中默默吟诵,必觉唇齿留香,意犹未尽。笔者正是在追随余秋雨先生爬剔过的文化苦旅之中,真正感觉到文化遗产日复一日在我行囊中的日益沉重。但是,这样的体会,只有书中的余秋雨老师能够给我,而不是现实中那个活生生的余秋雨大师。

 

    7月11日,余秋雨在湖南长沙“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上发表了“中华文化传承的主要载体是君子人格”的主题演讲,认为文明必须靠“集体人格”的延续来完成,而中国文化所提倡的集体人格就是“君子人格”。但是在这一方面,我们宁愿相信作品中的余秋雨是那样大义凛然的谦谦君子,而不是现实中道貌岸然的文化商人。我对于炒作得沸沸扬扬的“捐款门”事件没有兴趣,也不打算追究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胜者,就算真的余秋雨捐了那些钱吧,我们以这点为前提进行讨论。我只知道,在某些事情上,余秋雨是幼稚的,甚至是让人讨厌的,不管这背后到底有什么不可不说的理由,但是,一个文化人,一旦和金钱扯上暧昧关系,他笔下的氤氲墨香也会腐化为刺鼻铜臭。

 

    不久前上海为余秋雨成立了“秋雨大师工作室”。其实成立就成立了吧,余先生又要站出来澄清一下:听到成立工作室这个消息后我曾作过几次努力,希望删去“大师”这两个字,但没有成功。这是教委的一种架构性的设计,要改动有一定的难度。后来我想,比“大”字等级更高的是“老”字,一个人先成“大人”才能成为“老人”,那么,既然我已经做了大半辈子的“老师”,那就后退一步叫叫“大师”也可以吧。

 

    这就有点出乖露丑了。其实谦让是可以的,更是一种君子美德,但是,如果这种美德还需要自我标榜,那就不那么美。我记得有网友个性签名这么写: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很低调!这话确实让人忍俊不禁。但是,余先生这么做,恰好成为了这句话的完美代言。全世界都知道你很低调了那还叫做低调么?那只能叫做唱高调,而且唱得有点儿过高。

 

    一个人文化人格的彰显,只有两种途径:一是别人吹捧,而是自吹自擂。而真正的君子,往往用不着自吹自擂。这就好比一个美女,真正美的在于内心,但内心的东西往往不那么一目了然,人们只能看到外在美。外在美可以油饰,内在美则需要雕琢。毕淑敏说,“磨砺内心比油饰外表要难得多,犹如水晶与玻璃的区别。”我害怕的,就在于余秋雨先生脸上的浓墨重彩剥落以后,露出的是另一个丑陋的嘴脸,到时候,我们是应该继续相信余先生书中所写的君子言论,还是请余先生把已出版的连篇累牍统统销毁?

 

    双重人格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余先生自己也说,历史上很多恶徒暴君,也是相当有文化底蕴的。所以,我们一方面对余先生的文化素养深深佩服,但另一方面,也不一定在现实的名利场上站在余先生这一边。文化毕竟只是文化,有文化和有道德也历来不能划等号。我们一方面赞同余先生笔下的苏东坡是从小人的包夹中突围了出来,却不能说,所有批评诘难余秋雨先生的就是小人,也不能说,那个站在文化高峰的苏东坡,就是余秋雨本人。

 

    但是我们要看的,毕竟只是书,而不是人。我们完全可以相信,书中那个走遍天下,学富五车的文化人余秋雨是值得尊敬的,我们要做的,应该是学习,而不是诘难。至于现实中的余秋雨是个怎样的人,我们可以不用太过在意,因为我们不明就里,真正了解余秋雨的,莫过于他自己。我们都不是余秋雨,我们也没必要成为余秋雨。别人的事,少操点心,多审视一下自己才更为重要。钱钟书先生说得好: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难道还有必要认识一下那个下蛋的鸡长得怎样么?

 

    就在不久前去世的季羡林老先生,在人格领域上,似乎站在了余先生的对立面:季先生毕生孜孜苦读,博学广识,笔耕不辍,著作上千,却三辞大师之名。那样的人格亮度,是值得冠以君子美誉的;那样的成就高度,是值得万人景仰的。但是,他还是拒绝当“大师”,不是因为这是一个烫手山芋,而是因为在文化面前,他体会到了那种无尽的深度,从而变得那样恭谦,那样谨慎。在这一点上,晚辈余秋雨还要往回退一点,而不是赶着要抢到真正的大师前边去。

 

(说明:此文为爱徒徐维维同学所写的时评。我只是为那些想从另一个角度去观照、了解一个知名作家的读者提供一点参考。欢迎各位博友批评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52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