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千江有水千江月——书评《包容的智慧》  

2009-12-30 13:10:42|  分类: 书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听雨欲文千江有水千江月——书评《包容的智慧》

 

一个是佛教大师,于荒山中开辟一方佛国天地,殚精竭虑弘扬佛法;一位是传媒翘楚,在当代文化重镇香港打造华语传媒航空母舰,孜孜不倦发展华人电视事业。佛教和传媒,原本遥遥相望的两种事业,在两位浸润于斯、受惠于斯的大师慧心相吸、慧语相连下,竟呈现处处通达的形貌。

书腰上,心宽体胖、慈眉善目的刘长乐和星云大师比肩而坐,眉眼都有几分相似之处,让人不由感慨身处不同领域的人对事业的追求达到一定程度后,竟然有着殊途同归的一致。《包容的智慧》又名“传媒大亨与佛教宗师的对话”;对话,既是书本内容的构成,也成为了解深邃佛学思想现实关照的一种途径。当传媒敏锐的触角伸向云遮雾罩的古老宗教,又或以东方哲思解读传媒的现实处境之时,究竟会碰撞出哪些奇妙的火花?二元的对话空间,让原本单向、扁平的传道过程变得意味深长也趣味深长。

从更深层次而言,原国家宗教局局长叶小文充满感情的序言,或可看成第三方视角,让这本书更增一层对话空间。作为管理宗教事务的共产党官员,叶小文也是一位对佛教颇有见地的学者,其在任期间组织创立了国家宗教局十三陵培训中心,与台湾佛教界合作第一次在台湾由两岸以民间形式合办“世界佛教论坛”。以弘扬佛法为己任的佛教宗师,乐于传播佛教思想的传媒人士,支持佛教事业健康发展的政府官员,三个人,三种立场,三方视角,交织成为一张充满智慧的“说佛”、“看世”网络。

 

                                                                  人间佛法

佛教的人间性,在中国或许不是一个新鲜的概念。自东汉初年从印度传入中国以来,佛教在中华大地上蓬勃生长,并呈现世俗化、民间化的特点。家家拜菩萨,户户敬观音;佛教力量甚至深入偏远的乡村,成为老百姓现实生活之上的精神寄托。但是,正如星云大师所言,一方面,研究佛教佛法、整理佛教经典的学者并不信教,另一方面,信教的普通群众却混沌不知佛学思想深邃所在。除了供于老百姓家中香案之上的菩萨塑像,真正的佛家寺院往往修筑于深山远郊,虽具有远离尘世的洁净感,却在无形中弱化了关照现实的可能性。反观西方的基督教,教堂在世俗社会中无处不在,并成为凝聚一方人心的核心建筑,人们因为在同一个教堂做礼拜、领圣餐、受洗、布道而彼此认同关心,形成最早的社区意识。

人间佛教正是为调和深邃却出世、避世的佛教思想,和人数众多却不知信之为何的广大信众这金字塔两端而提出的措施。上世纪30年代,太虚大师提出“人间佛教”概念。“人间”一词包括全地球全人类,人间佛教不是希望人们离开人类去做神做鬼,或皆出家到寺院山林里去做和尚,乃是“以佛教的道理来改良社会,使人类进步,把世界改善的佛教”。其中,人生佛教是其中的核心。太虚大师认为,佛教不应只关心死后的问题,应多注意现实的人生。以此为指导,太虚大师在抗日战争中,或启迪民众,或周游列国,为国家民族鼓与呼,成为德高望重的一代宗师。

星云大师,正是太虚大师所提出的人间佛教的继承者和光大者。1949年,星云大师赴台。半个多世纪里,他俯身佛土耕耘,身体力行地光大了人间佛教的理念和实践,创办佛光山,并把带有深厚中华文化烙印的佛教文化带向世界。星云大师在佛教史上留下众多“第一”,如创办第一个成为联合国NGO的佛教团体,出版第一本百花精装佛书,发行第一份佛教团体办的综合性日报《日间福报》,创办第一家佛界出资主办的电视台《人间卫视》等等。他还为凤凰卫视录制《世纪大讲堂》,其对佛教思想深入浅出的讲解通过凤凰卫视强大的收视网络令更多的华人一睹佛教大师风采。

《包容的智慧》一书成形、出版,正是星云大师人间佛教思想的“慧果”。2002年,星云大师牵头恭请西安法门寺佛指真舍利来台供奉,凤凰卫视全程直播,星云大师与刘长乐得以相识结缘。2007年刘长乐前往佛光山,于荒山中开辟的佛家天地与星云大师促膝长谈,话题涉及人生、生死意义、现代管理等等话题,由此才有《包容的智慧》一书。佛教讲因缘际会,星云大师于宜兰开辟佛光山弘扬佛法,凤凰卫视以光大传统文化为己任,传媒与宗教的对话,都是互为因果。

给人信心,给人欢喜,给人希望,给人方便,星云大师如是说。而所谓的人间佛教,即是佛法生活化,生活佛法化。

 

                                                                 现代佛学

自释迦牟尼在印度创立佛教,古老的宗教已在东方传承发展了数千年年。由于与中国文化有着某种程度的天然契合,佛教在中华大地迅速生根发芽,成为主导中国文化的三大基石之一。另一方面,中国文化和佛教互相渗透,互为相长。以中文词汇为例,很多我们耳熟能详的成语,譬如醍醐灌顶、皆大欢喜、芸芸众生、将比笔心等等,其源起都是佛家词汇。正如星云大师所言:中国对得起佛教,佛教也对得起中国。

对于佛教教义,一般人只能获得“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等只言片语的印象,既无法窥其全貌,更无从谈其运用。佛教思想,要么束之于书斋高阁,要么传播于僧界寺庙,全无现实关照的可能性。然而,在《包容的智慧》里,藉由刘长乐和星云大师的对话,佛教与当下竟然可以处处关联。

凤凰卫视作为华语电视传媒的领军者,被称为“传媒疯子”,以高度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奔走于世界各地新闻现场,捕捉新闻瞬间,为提高华人在世界传媒界的话语权而努力。可以说,每当世界各地有重要事情发生之时,凤凰卫视几乎都能第一时间到达现场。而在星云大师看来,唐朝和尚鉴真六次东渡日本即是对凤凰卫视使命感的遥远呼应。鉴真大师真冒着生命危险六次东渡日本弘扬佛法,困在海中孤岛两年,双目失明,最后一次方得圆满,实践了“为大事也,何惜生命”的慨慨诺言。无论是遥远的鉴真传道,还是今天“凤凰”拼搏,星云大师都将其归纳为:在人群中实现使命。凤凰卫视尊重观众知情权、深入洞察的报道精神,星云大师以“问道禅”类比,即参禅要不断地问,不但地参、小参、普参,甚至千山万水,到处参访问道,直至豁然开朗。

星云大师与刘长乐的对话,让不同人物、不同事件中蕴含的相同精神内核在时空交错间一一展现。这就是佛教传统精神的可贵之处:它并非只存在于一个时代、一个群体,而是具有相当的适应性和延展性,其深邃的精神甚至在当代,也让人们点头称道。星云大师不无欣慰地说,中国的佛学、禅学已经进入了世界级科学家、哲学家、管理学家的视野,并得到了深入的研究。一些台湾、日本、美国学者已把佛教管理学思想具体运用于现代发展理论,更有许多企业家已把禅学的思想与智慧付诸管理实践。

 

 

                                                                     世界佛理

中国能够带给世界什么,成为“崛起的大国”无法回避的自我拷问。劳动力输出地?世界工厂?这显然不是答案,任何中国人都期待着从更深层的文化传统中寻求解答。北京奥运会开幕仪式上,当千人组成的活字印刷板上出现从篆体到宋体的“和”时,中国人已籍由一场充满象征意味的文艺演出表达了内心的愿景:一种浸透着宗教精神的东方价值观——包容——或许可以成为打开世界心结的一把钥匙。

中国古代典籍《国语》记述了关于“和”的论述:“夫和实生物,同则不继……若以同裨同,尽乃弃矣。”以现代精神来解,和的内涵正是包容,并非强求绝对一致,却在差异性中取得矛盾的统一,正是“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之意。

《包容的智慧》开篇即是刘长乐与星云大师探讨“柏林墙的倒掉”。作为20世纪末期轰动一时的新闻事件,柏林墙的倒塌具有各种各样的解读性。而从星云大师佛家角度来看,所谓的政治事件,归根到底可以用一个词概括之:包容。推而广之,当东西方价值观、以及由价值观而来的政治观、文化观出现激烈碰撞之时,如果不跳脱出个体、从更宏观格局接受异己、调和矛盾、世界将会陷入无休无止的争斗、敌对、冷战、恐怖主义、自杀式袭击中。这个时候,源自东方的古老宗教,犹如一道暖阳,或可照亮因偏执而失衡的心灵暗角。

佛教具有的包容性,正是佛教得以在中华大地扎根、并与中国文化互相渗透的主要原因。恰如禅宗故事所示,药山禅师在山顶上散步,看到山边有两棵树,一棵长得很茂盛,另一棵早已枯萎。药山禅师认为,枝叶茂盛的那棵固然生气勃勃,枝叶稀疏的那棵也不失古意盎然,由此得出万有诸法自性平等一如,没有善恶、美丑、高下、贵贱的分别,在禅者的眼中,荣茂的树木和枯萎的树木都一样美好。同理,中国佛教所倡导的慈善亲和、宽以待人,正是伸向世界的一支东方橄榄枝。

看似柔弱的东西往往具备惊人的力量,这种力量并非“霸王硬上弓”的强迫,而是在润物细无声中,经由各方的变通而达成多赢的局面。譬如说水能穿石,水滴的力量微不足道,却能在经年累月的坚持中打通顽石;星云大师更进一步指出水的多种形态:至柔能曲折,至盈可飘逸,至刚成冰雪,最柔软的水中蕴含的正是包容的力量。佛教正是以至柔也至强的包容量,广泛顺应人心与区域文化差异,悄然在世界文化格局中占有重要一席。

所以说,中国的佛学,世界的视野。

 

 

 

                                                                       精彩书摘

星云大师:在佛教里,十分注重修行,所谓“修行”不是专指宗教的行为,也不只是外表的形式,而是内心道德的养成,人格的升华。例如:人与人往来互相尊重;心存恭敬、包容;做人有人格、品德、威仪;肯与人结缘;心思端正,正知正见……这些都是修行。甚至在人际的相处上,以人我无间的雅量,包容异己的存在;用净秽不二的悲心,包容伤残的尊严;用怨亲平等的智慧,包容冤仇的伤害;用凡圣一如的认知,包容无心的错误。以包容的心胸广利众生,这也是修行。

星云大师:人的心,是高山、海洋所不能比的,所谓“心如虚空”,就是放下顽强固执的己见,解除心中的框框,把心放空,让心柔软,这样我们才能包容万物、洞察世间,达到真正心中万有,有人有我、有事有物、有天有地、有是有非、有古有今,一切随心通达,运用自如。虚空才能容万物,茶杯空了才能装茶,口袋空了才能放得下钱。鼻子、耳朵、口腔、五脏六腑空了,才能存活,不空就不能健康地生活了。像我们的对谈,也要有这样一个空间,才能进行。所以,空是很有用的。

星云大师:“正见”也像一部照相机,拍照焦距不准确,洗出来的照片就会走样。同样的,我们看世间的人、事,和世间各种道理,如果焦距调不准,不能以正确的思想来看待,眼中的一切事物都会变质。

星云大师:关键在于放下什么,怎么放下。选择哪些是要放下的,哪些是要坚守的。光是提起,太多的拖累,非常辛苦;光是放下,要用的时候,就会感到不便。所以,做人要当提起时提起,当放下时放下。对于功名富贵放不下,生命就在功名富贵里耗费;对于悲欢离合放不下,生命就在悲欢离合里挣扎;对于金钱放不下,名位放不下,人情放不下,生命就在金钱、名位、人情里打滚;甚至对是非放不下,对得失放不下,对善恶放不下,生命就在是非、善恶、得失里面,不得安宁。

  评论这张
 
阅读(6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