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闲时偶想小拼盘  

2009-11-29 11:45:58|  分类: 小杂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今晚的月色很好,看完从海凤那里借来的《理趣小品》(书上有欧阳的题字)后,一眼瞥见书柜上被我冷落了多日的二胡。我取下琴盒,把二胡放在膝盖上却久久的不拉,像是默默地对它表达自己心中那迟到的歉意。待心中默默地念了一遍《良宵》的曲谱后,我再开始拉。完后我打开录音机,放入磁带再听了一遍。只感觉今日的《良宵》弦律似乎比往常更动听,如置身于小溪流泉,淙淙汩汩潺潺湲湲的山林,一路随心所欲、浅吟低唱。

     此时皓月当空、万籁俱寂,一种空谷闻跫般的静谧让我进入到物我两忘的意境。

                                                                            (二)

    我们天天都在忙这忙那。其实,有时坐下来冷静地思考一下,就会觉得有很多忙的事实在是没有必要的。譬如说,去参加一个与自己无关的会议,或受某人所托写点应景的文字,或随众赴了一个半生半熟的东道主处举办的酒宴,诸如此类,它又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生活的意义和价值呢?

    世人大多能比较直接地感受到直观的物质上的利益和价值,并形成自己的、建立在这种利益基础之上的价值观,而时空上的价值观,却往往容易被很多人忽视。

                                                                            (三)

    我们在阅读宋词可以发现,只有对那些政治忧患感与人生忧患感融为一体的作品,才尤具艺术魅力。“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固然使岳飞的《满江红》产生“警顽立儒”的艺术效果,但“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却毕竟使人为之变色动容;“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固然使辛弃疾的《水龙吟》催人深省,而“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却更令人触目惊心。看来,政治上的危机感,势必会延伸为对于整个人生的忧患意识。由此,苏轼《念奴娇.赤壁怀古》的结句“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便也绝非某种浮浅、粗俗的人生感伤,而是诗人忧患人生虚度、事业无成的大痛,是在政治斗争中悟出的人生真谛和思想结局,更是一种看似消沉、实际上相当严肃的忧患意识。

                                (四)

   生活中,有这样一些没有大富的文人总爱拿自己的精神追求与富人的物质欲望做比较:你虽有钱,但没我潇洒;你虽有势,但没我自由;你虽奢华,但没我闲适;你有钱而多忧,我无钱而少累。反之,据我观察,富人好像从未对这种品评进行过反击。是不敢?不能?还是不屑?天晓得。

   但我的这种感觉日益清晰起来:这种对比使我觉得降低了自己也厕身于文人队伍的格调。“有钱人”自干他的营生,“没钱人”自过自的日子,“没钱人”为什么总要拖着“有钱人”诉说一番没钱的“好处”呢?是自高?自傲?还是自卑?也只有天晓得。

   反正,只有到了某一天,这种“没钱”的人才会闭口,那一天便是:自己也成了“有钱人”时。不过,那时回想起他今天自己说过的话来,很容易被人讥为“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五)

   如果有人想了解什么是中国式的官腔,很容易在一些报告中找到范例。我闲来无事,偶尔翻到一本高校的刊物,看到教育部电教局某局长谈“存在的五个主要问题”的讲话,全文浓缩如下:

   一 “虽然......,但是,......;

   二 “虽然......,但是,......;

   三 “虽然......,但是,......;

   四 “......,但,......;

   五 “虽然......,但是,......”

 有评析者撰文说:“全文不长,‘虽然’讲问题,‘但是’唱赞歌,结构就是如此。”

 我以为不妨再幽默一点,接着续写两句:

    尽管“如此”----- “虽然”唱了赞歌,“但是”毕竟还是讲了问题。

 

                               (六)

   二十世纪初,美国工程师泰罗(1856——1915)首创了一种生产组织工资制度。他从企业中挑出最灵巧、最强壮的工人,让他们极端紧张地工作,用秒或几分之一秒的时间为单位,记录操作完成每一道程序的时间,并据以规定生产规范的标准时间。实耗时间低于标准时间的极少数工人能得到一天的工资和少量的奖金;实耗时间高于标准时间的大多数工人,就只能按大大降低的计件单价获得工资。

   列宁把这种被称作“泰罗制”的工资制称为“榨取血汗的‘科学’制度”。一方面,它是资产阶级剥削的最巧妙的残酷手段,另一方面,它又是一系列的最丰富的科学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