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两种幽默  

2008-05-09 19:47:09|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种幽默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幽默有很多类型,细分起来比较麻烦。然就风格来说,不外乎雅俗两种。

     先说雅的:

    八十年代初,钱钟书先生随中国社科代表团访美,参观华盛顿国家图书馆,一见那么多书,好多团员都表示惊讶,赞不绝口。馆方人员问钱钟书的感受,钱笑着说:“我没想到这儿有这么多我不需要的书。”

    还是那一次访美。钱买了一支烟斗回来后送给一位朋友说:“我不抽烟,就好比古时的太监为皇上选妃子,合用与否我就不知道了。”

    这就是文人式的幽默,俏皮之中多了一些含蓄和智慧。

    近代史上颇受争议的辜鸿铭主张用纳妾补偿一夫一妻制,曾遭到两位美国女子的反驳:“男人可以多妾,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多夫?”辜答曰:“你们见过一个茶壶配四只茶杯,但世上哪有一只茶杯配四个茶壶的?”

    这话好像把那两位美国女子问住了。我倒想帮她们反击一句:“你见过一只汤盆配许多汤匙,但世上哪有一只汤匙配许多汤盆的?”

   马尔克斯的小说(忘记小说名了)中人物说;“一个男人需要两个妻子,一个用来爱,另一个用来钉扣子。”我想女人也不妨针锋相对地说:“一个女人需要两个丈夫:一个用来爱,一个用来挣钱养家。”

  这种针尖对麦芒的幽雅还是挺文人化的,在实际生活中能起到化干戈为玉帛的效果。

   吾友娄君支刚颇幽默,其幽默之特点,据我长期观察,潜心研究,发现其主要特点有二:一为市民性,村语乡言,市井俚语,杂然相融;其二是场面化,特适用于人多热闹之场合。

   如我辈书呆子一个,也自认为不乏幽默,但走入社会,常有“无论魏晋,不知有汉”之感。我一同事的朋友,将其儿子转学到我班就读。那孩子早已“社会化”了,像个云游四方的和尚,“来如春梦不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偶尔有天“化缘”来到学校,不巧被老班逮住写“悔过作文”。我从教室走到办公室拿点东西,见那学生“半梦半醒”地伏在我办公桌上,便说:“你从哪里来,我的朋友?好像一只蝴蝶,飞到我的案头。”他抬转头望着我,那表情,就好像一位听不懂中国话的老外,白白地浪费了我一声殷勤的问候。

  太文人化或说书呆子气的幽默既不张扬,也不适合于大众化场合。场面化的幽默比较外露,文人化的幽默则比较内敛、含蓄。这正如看相声小品一般,风光的是舞台上的表演者,鲜为人知的却是幕后的创作人。其他门类大致如此。譬如,作曲的徐沛东如果不上台露露脸,那名气总不会有刘欢的大。故而我想,玩文人幽默的,要耐得住相对的寂寞,守得住相对的清贫。君不见魏明伦、邵燕祥、孔庆东等大腕还玩不过胡戈之流呢!

   再谈点俗的。

   幽默的类型不同,其功能就不同。譬如,在觥筹交错的宴席上或卡拉ok之时,朋友相聚一起,待大家举杯喝酒,娄君的幽默便会是一句“我们大家一起干,我先喝,下面大家轮干(长沙方言“奸”同“干”)”之类的痞子腔,那“笑”果,绝对很“酷”;设若一位有点书呆子气的来点幽默,可能会说“劝君共尽这杯酒,君子动口又动手”,那搞笑的气氛就不如前者了。马克.吐温有次针对美国竞选黑暗现象骂了一句“美国国会有些议员是狗娘们养的!”气得那些心中有鬼的议员要他收回影响,马克.吐温便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上次说美国国会有些议员是狗娘们养的,现‘更正’为:‘美国国会有些议员不是狗娘们养的!”这应该是比较俗的,但俗中还是有一点雅的因素在内。不一定老百姓都会觉得好笑。还记得姜昆说过一则相声,说一位知识份子在拥挤的公交车上被人踩了一脚,对方不道歉反而骂人,气得那位知识分子只能骂一句“他母亲的!”这确实是幽默的,但那效果,从观众现场反应来看,确实很一般。

    所以,我觉得,文人化、书面化的幽默不妨有时“转型”,少拽点文,来点俗的,但不能俗到象骂街一样,总得加点“花”。譬如说,前日我因左手患“网球肘”去中医研究院扎银针,我走进理疗室一看,理疗床上躺着的、我平常坐的长藤椅上靠着的以及我认识的主任医生路教授和她带的两位实习生,七、八个人全是“清一色”的阿姨、妹妹,像进了“女儿国”似的。我好歹尴尬地挤在藤椅中坐定,路医师问我“你感觉怎么样?”我知道她是问我的手康复得怎样了,但看着那理疗时半遮半露的场面,我只好说:“我感觉今天好像进了女厕所一样!”一句话笑得满房的“娘儿们”、“女儿们”弯的弯腰、喊的喊痛,旁边坐着的一位拔火罐的老太太,笑得她肩膀上的一只火罐瓶也掉到椅子上。路医师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指着我笑着问:“你脸红啵?”我心想,再幽默下去就显得有些卖弄了,便只说了句:“我早已过了脸红的年代。”我以为,幽默也应把握一个“度”的,超越了这个“度”就有的近乎哗众取宠了。

   但我仍认为,日子要过得开心的话, 我们的生活确实不能没有幽默!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