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雨禅声的博客

江波流碧玉,秋雨滴禅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独立特行的教书匠,一个孤独的旅行者,一缕不一样的人间烟火,一个很爱这个国家但不知怎么爱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读典猜谜  

2007-07-29 16:07:1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典猜谜 - 秋雨禅声 - 秋雨禅声的博客 

2007年7月28日

      叔叔一家七人返湘探亲,带来03年我去济南参观趵突泉李清照旧居的照片几张,遂记得《瑯镮记》上一段佳话:赵明诚幼时,其父将为择妇。明诚昼寝,梦诵一书,觉后唯记三句:"言与司合,安上已脱,芝芙草拔"。以告其父,其父为解曰:"汝待得能文词妇也。"后李父格非以女妻之,即易安。果有文词名世。有感于二人婚姻,遂撰一联::

           人去楼空,大明湖畔,留<漱玉词>传千古绝唱;

           琴断音杳,柳絮泉边,剩<金石录>颂一世良缘.。

    并请各位猜猜李格非解赵明诚三句迷底 [只有4字] 

                                                            

                                                                                   

      

              拜谒左公墓札记

   此次拜谒左公墓,海哥自告奋勇当向导,功不可没.,只是他一路喋喋不休。我忽而一想,只恐这厮又会和左公攀上转折亲。于是我问道:“你老家在什么乡”?他道:“团圆[燃]乡,你呢?”我戏之曰:“党员乡,比你的‘乡’高一级”。他也不气不恼我的调侃。尔后我们几人到了守墓人王一嗲[我疑是王版主之族人]家,那厮虽没与左公攀上什么亲,但经一番“考证”后,终于记起有一姓左的所谓朋友是左公后人,总算给自己挽回了一点面子,不过这面子与他毫无关系。待王版主从田里请回王一嗲,我们一行七人才真正算得上“听嗲嗲讲那过去的事情”,知道左公墓兴廢的一些经历。        

     拜谒左公墓之前,几位同学嘱我代表“竹林七贤”留下题词: 千秋功业, 一世英名。

     此行收获颇多,段子不少。欲知下文,且看诸位出手。                          

        咸丰八年秋,李鸿章在曾国藩幕府,同时,左宗棠、胡林翼、彭玉麟也常来会商,一时间,大佬云集,蔚为盛况。大佬们经常就各种问题交换意见,一旦形不成共识,则常能擦出文斗的火花,甚至还演出武斗的闹剧。 

       左宗棠在营,称呼他人从来都直呼其名,惟对曾国藩客气一点,叫他“涤生”(国藩字)。有一次,两人辩论,互不相让,曾国藩为缓和气氛,乃改换话题,说咱们对对子吧,并出了上联:“季子自鸣高,与吾意见常相左;”意谓老弟你莫总是牛气烘烘,非要跟我对着干;而联中巧妙嵌进“左季高”(宗棠字)三个字,算是一半玩笑一半顶真。左宗棠正在气头上,不假思索对了下联:“藩臣身许国,问君经济有何曾?”其意则云:我看你不过口头救国,真论经世济民之术,你是屁都不懂;下联也嵌进“曾国藩”三个字。但是,这是直呼其名,比起上联“季高”的字呼,极为无礼。曾国藩本拟借对联化解纷争,孰料引火烧身,反被左宗棠狠狠修理一餐。这顿饭终于不欢而散。 

        饭桌上口舌争胜是营中常事,更狠的是厅堂上拳脚相交。公余,众人围坐扯闲谝,扯着扯着,总不免搞搞地域攻击———今日网络论坛,若人气不旺,只要有人上帖谈谈上海人如何如何、北京人怎样怎样,点击率、回帖量必陡然上升;与此一个道理———有一次便扯到安徽人身上,语多调笑。既称湘军,在座自以湖南人为多,为安徽辩护的就只有李鸿章,他孤军奋战,苦苦支撑,无奈敌方人多势众,渐渐就显出颓势。据网络辩论可知,每届此时,泛泛而谈的地域攻击往往会演变为问候对方辩友直系亲属的人身攻击。鸿章未能免俗,以彭玉麟父曾在安徽作官为“机会点”,开始阴一句阳一句的反扑。这还了得,竟骂到老子的老子头上,一贯火爆的玉麟二话不说,“遂用老拳”,玉麟个小,不到一米七,一米八几的鸿章怎会怕他,“亦施毒手”。于是,参谋总长和海军司令“相扭扑地”,斯文尽丧。至于这场架谁打赢了,暂无史料佐证,据我分析:鸿章身体占优,玉麟格斗技巧娴熟,初一接战,当是两分之势,而旁人必会上前劝架扯间,最终应算平手。 

    后来,各位大佬都混成了一品大员,文斗仍不能尽免,激烈程度则有所降减(至少不会当面直呼其名);武斗则再未发生,令围观群众如我辈不由得意兴索然,掩卷太息

补遗

:左宗棠与曾国藩对答联:    

季子敢言高,与吾意见常相左;   [曾国藩上联]

藩臣徒误国,问伊经济有何曽?   [左宗棠下联]

    有感:近日与几位友人拜谒曾国藩、 左宗棠墓,听到守墓人的一些介绍,方知两处墓几经洗劫破坏。两墓昔日风光不再,断碑残文几无处可寻。一个民族有如此荒诞之事,确实是这个民族的悲哀。我明白了,世上所有的悲剧,大多来自于人类的无知!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